当前位置: 首页 >信托新闻 > 详情

华融信托与浦发银行的财产官司彰显信托财产登记的重要性

华融信托近日公布的一份“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执行案裁定书”在信托行业乃至整个资产管理业界引起轩然大波。

事 情起因在于2013年,华融信托与浙江赛日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赛日新材”)签订信托贷款合同,华融信托以设立的“华融赛日新材信托贷款集合资金计 划”募集的信托资金向赛日新材放贷,贷款金额拟定为3亿元。此后,双方又签订信托贷款合同的补充协议,约定华融信托向赛日新材发放信托贷款人民币1亿元, 专项用于补充后者的经营流动资金。

最终,赛日新材在信托到期前无力归还银行贷款,浦发银行余姚支行向法院申请将赛日新材账户94xxx17中资金1680万元强行冻结。

当地法院于2014年7月1日作出执行裁定书,并扣划94xxx17账户中的银行存款1665万元用于归还浦发银行余姚支行的贷款。

一、法院判决依据

法 院审查后的结论是,94xxx17的账号存款人确为赛日新材,而非华融信托。法院通过查询资金流向后发现,华融信托曾将1亿元资金分两次打入赛日新材账 户,赛日新材再将这1亿元资金陆续汇入宁波维远,而后宁波维远又将1亿元打入赛日新材的94xxx17账户中。法院据此认定,最终赛日新材账户中的款项仍 然系华融信托的信托资金于法无据,当属于赛日新材资产,应先用于归还银行贷款。

二、华融信托理据

据 了解,当时华融信托与浦发银行宁波余姚支行、赛日新材签订《用款账户监管协议》,约定赛日新材在浦发银行宁波余姚支行开立账号为94xxx17的专门账户 为监管账户。赛日新材使用信托资金时,应向华融信托提交资金使用申请书,经审核同意后,由浦发银行宁波余姚支行完成划款。

由 于赛日新材在浦发银行贷款到期,浦发银行向法院申请冻结浙江赛日新94xxx17账户中1680万元资金。华融信托认为信托资金虽已进入监管账户 (94xxx17账户),但赛日新材尚未按照信托贷款合同申请使用资金,因此,该企业账户上的资金仍为信托财产,未经信托公司同意,监管银行无权进行冻 结,监管银行有“违反三方协议约定,监守自盗”的嫌疑。

华 融信托表示,浦发银行宁波余姚支行公司委托的监管银行,滥用监管银行的地位和信息优势,违反三方协议约定,监守自盗,将委托监管的信托资金用于归还企业贷 款,缺乏法律依据。因此,华融信托要求法院撤销这一执行裁定书,并将已经扣划至法院的1665万元返还至上述监管账户。

三、浦发银行理据 

浦发银行宁波余姚支行认为,监管账户并不等同于信托账户,94xxx17号账户系企业账户并非信托专用账户,该账户中的资金应为赛日新材的财产,并非所谓的信托资金,不受《信托公司集合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约束,可以由法院强制执行。

四、专家解读

某大型信托公司法务人士认为,在上述纠纷中,法院裁定没有硬伤,信托公司也并无过错,虽然账户并不是由华融信托开立的,但这也是业内惯常的做法,无可厚非。

法院驳回华融信托诉求的主要原因,是该部分资金本质上为融资人即赛日新材所有,赛日新材无法偿还负债,债权人要求法院扣划,没有不妥之处。

五、行业“规矩”造成的官司

实际上,并非每个集合信托计划都会专门开立融资方的监管账户,这要依据信托公司与融资方之间的具体协议。一般贷款类集合信托计划往往很少会专门开设对融资企业的监管账户。

行业“规矩”是信托公司向企业完成资金划拨后,就简单地认为贷款事宜完事了。信托公司的责任缺失以及对信托财产的某种程度上的不负责造成了华融信托这桩官司的纠纷以及败诉。

华融信托与浦发银行此番纠纷一经曝光,立即在业内引发了关于监管账户是否应受保护的热议。

但笔者认为,最重要的保护措施应该由信托公司完成,而非简单地设置监管账号保护;若信托公司能把投资者的资产当成是自己的资产,尽心尽力地维护应有权益,则还会出现如此官司,如此纰漏吗?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