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信托新闻 > 详情

试水土地信托,意味着什么?

迄今为止全国面积最大的单笔土地流转信托项目日前落户含山。作为一种新型土地流转方式,土地信托将给农民带来什么?又将给农业发展和金融创新吹来怎样的市场风潮?记者就此展开深入采访——

6月14日,含山县人民政府与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协议,试点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信托流转。该信托项目涉及土地19514.49亩,期限为11年。“开展土地信托,必须摸着石头过河,勇于探索和化解风险。 ”马鞍山市副市长杨跃进坦言。

农民可望获得较高土地收益

“家 里15亩地流转出去后,不用自己种地,每亩每年就有600元的地租收入! ”含山县运漕镇新丰村农民陈恒保今年70岁,早已无力应付农活。他说,过去儿子们帮着种地,年收入也不过16000元。信托流转出去后,有了9000元地 租收入,儿子们就可以各忙各的事,自己和老伴平时再打点零工,就能抵得上过去全家人一年的收入。

土 地信托,是当前土地流转的一大热点。它是指农村集体组织或农户个人,将合法拥有或具有处置权限的农村土地使用权作为信托财产,委托信托公司经营管理,从而 定期获得信托收益。 “土地信托将金融创新融入土地流转,让土地更具资本属性。 ”含山县县委书记卞建秋认为,土地信托把土地承包经营权变成信托产品,市场化、资本化、金融化,有利于盘活土地资源,推进土地集约经营、规模经营,给农民 带来多元化收益。

自去年在宿州推出全国首单“土地信托”产品后,中信信托已在安徽等地流 转土地近7万亩。 “土地信托就是接受农户委托,代农户管理土地承包经营权。 ”中信信托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吴超杰介绍说,本次与农业产业化国家级重点龙头企业大平油脂公司合作推出的这一信托计划中,含山县陶厂镇、清溪镇、运漕镇3 镇9个村共19514.49亩土地将作为信托财产,出租给大平油脂旗下专事农业生产和管理的全资子公司九道农业。信托收益包括基本收益和浮动收益,其预期 收益与信托土地的品质和国家稻谷最低保护收购价直接挂钩。

土地是农民最大的资产,只有切实保障农民的利益,土地信托才能走得更远。吴超杰介绍,本次土地流转信托,既有大平油脂保障,又有中信信托保障,通过双重保障,充分保护农户利益。在土地经营利用过程中,还要接受委托人、各级政府、银监会三方面监督,保障农地农用。

农业发展可望获得新的融资工具

“信 托介入土地流转,不仅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农业发展中的融资难题,而且有利于未来在‘三农’领域展开更多金融创新。 ”含山县县长田昕认为,在保障农民权益和遵循市场规律的前提下,立足信托横跨资本、产业和货币市场的优势,可以拓展涉农企业服务路径,保障农民平等地分享 土地收益,促进政府职能转变。

中信信托副总经理包学勤介绍,含山县土地信托计划是财产权 信托(A类)与集资资金信托(B类)同时发行。九道农业承租土地后,将改善农地基础设施,并将土地划分为200亩至300亩左右的经营单元,分租给具有一 定实力的家庭农场主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由中信信托和九道农业为这些经营主体提供全程金融服务和生产服务,包括订单获取、种植方案制定、农资采购、农机服 务、产品收购、物流服务、结算服务、垫付流动资金等。

大平油脂是大型油脂压榨与加工企 业,对优质的油料作物有大量需求。“首期募集资金进来后,我们将在一油一稻的基础上,逐步提高产量和品质,提升产品附加值。”大平油脂董事长魏国平表示。 吴超杰告诉记者,在传统信用中介的基础上,他们发挥信息中介的优势,引荐了世界500强、植保领域顶尖企业德国拜耳作物科学公司,希望拜耳与大平能擦出 “火花”。未来,借助农事服务公司的人力、物力、农事管理经验和地缘优势,有望将含山县土地流转规模扩大到10万亩。

记 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与其他地区土地信托不同的是,含山土地信托计划中,中信信托作为受托人直接与含山县3镇9个村委会签约,县、镇政府立足“管理者”与 “服务者”的定位,不直接参与土地流转事宜。此外,本次计划还是中信信托和中国银行、中银国际证券在农村土地流转领域的首度合作,对金融机构深入田间地头 是一次有益的探索。

农业项目周期长等特点考验资本耐心

在 含山县,由于年轻农民大多进城务工,农村基本上剩下老人、妇女和孩子,土地抛荒和由乡邻代种的现象比较普遍。 “土地给乡邻代种,有时不好意思要钱,给的话每亩也就一年一两百元,土地信托每年每亩600元,更划算! ”59岁的运漕镇新丰村农民李伟盛说,以前村里有些荒田,现在基本没有了,希望这种土地流转方式能坚持下去。但对于土地信托,李伟盛也有自己的顾虑:“土 地确权没有完成,流转后土地边界不清或消失,怎么办? ”

与李伟盛一样,陈恒保也担心土 地确权问题。他告诉记者,村里土地虽然流转出去了,但大部分田埂等边界都没有或没让平整掉,就怕土地信托干不长,“一旦土地确权了,边界清楚了,老百姓也 就放心了。 ”去年年初,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用5年时间基本完成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妥善解决农户承包地块面积不准、四至不清等问题。作为 农业部农村土地确权登记试点,含山县于去年10月启动土地确权试点,但各地进度不一。 “希望县里土地确权的步伐快一点,早点解决农民的后顾之忧。 ”陈恒保说。

采访中,一些农民还坦言,土地信托流转后,每亩每年有600元的收入,这对 于土地多的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年轻人可出去打工。但有些家庭土地很少,而家中老人又无力进城打工,地租对于他们来说,就显得杯水车薪。对此,一些 专家建议,未来应建立多层次的农村社会保障体系,深入推进农村合作医疗,增强农民的安全感和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

目前,土地信托尚处于试点初期, 还缺乏较强的风险管理能力和经验。业内人士认为,信托给农业发展带来新的融资工具,但信托资金以营利为目的,而真正的农业项目周期长、回报率相对较低,这 将考验资本的耐心。土地信托要走下去,必须均衡多方利益,因此,土地流转后的土地经营状况,是整个信托计划成败的关键,也是多方能否长期合理获取报酬的关 键。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