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信托新闻 > 详情

安徽含山全国最大土地流转信托调查 中信信托已付2000万融资

国内目前最大土地流转信托落户安徽省马鞍山市含山县。这笔信托项目涉及曾参与土地流转信托第一单的中信信托、当地企业安徽大平油脂有限公司、近2万 亩土地以及数千万元融资。奇怪的是,记者近日实地调查了解到,尽管信托的合作期限为11年,但信托产品的合同只签了两年——两家公司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

    2013年11月12日,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当天,安徽省政府网站发布了 《关于深化农村综合改革示范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启动新一轮土地改革。

    作为当地改革试点20个区县之一,马鞍山市含山县走了土地流转信托的路子。今年6月14日,含山县与中信信托签订了规模达1.95万亩的土地流转信托,期限11年。这是目前全国最大的土地流转信托,同时也是继宿州埇桥区之后的安徽第二单土地流转信托。

    记者了解到。目前,中信信托已经支付了第一笔2000万元的融资,同时含山县土地确权已经完成50%。不过,由于土地确权证下发在即,以及融资成本等问题,双方的合同实际上只签了两年,后续9年的签约要看这两年的合作情况而定。

    大平公司的资金难题

    《意见》指出,安徽省将先行在涡阳县、颍泉区、临泉县、烈山区、埇桥区、怀远县、凤台县、庐江县、凤阳县、含山县、无为县等20个县(区)开展改革试点。

    作为改革试点20个区县之一,截至2013年底,含山县耕地流转总面积为20.78万亩,占二轮承包耕地总面积的42%。今年截至目前又新增耕地流转面积近4万亩,全县耕地流转总面积达24.78万亩,已占全县二轮承包耕地总面积50%以上。

    安徽大平油脂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大平公司)是农业产业化国家级龙头企业,也是含山县最大的土地流转公司,其2012年在含山县做的第一单土地流转就达到4600亩。

    大平公司总经理助理崇吉祥对记者介绍说,之所以参与土地流转,是因为公司需要生产油脂的原料菜籽,“菜籽油是我们公司的主打产品,以前我们都是在外面收购,但是我们发现一个情况,就是种地的人越来越少,大量土地抛荒,原材料收购难。”

    为解决原料问题,大平公司从2012年开始介入土地流转项目,到目前流转了3万亩土地。按照与村民签订的合同,大平公司每年需要支付给村民600元/亩的租金。“租金分为两种,一种是410斤水稻,一种是600元现金,两种方式村民可选其一。”崇吉祥对记者说。

    然而在土地流转之后的实际运转过程中,公司面临了资金难题。崇吉祥对记者说:“3万亩土地,一年租金就是1800万元,加上种子、化肥、农药,一年至少需要2500万至3000万元,这笔资金对企业压力比较大。”

    为缓解公司的资金难题,大平公司尝试拿手中流转的土地去银行贷款,“去过农发行和农业银行,但是银行说没有具体的操作方法,再者说当时的土地没有确权,不具备贷款条件。”崇吉祥对记者说。

    最大信托流转落户含山

    就在大平公司一筹莫展时,崇吉祥看到了关于宿州埇桥区的全国第一单土地流转信托的报道,“当时看到报道之后,就觉得我们公司也能做,就开始试图联系中信信托。”崇吉祥对记者说。

    在大平公司关注土地信托流转之时,马鞍山市市委书记张晓麟也看到安徽本地媒体关于对宿州埇桥区的中国第一单土地流转信托的报道,并在报道上 作出批示,要求主管部门与中信信托联系。“张书记做了批示,要求我们与中信信托联系,我们就通过金融办联系中信信托,中信信托董事长来含山县,考察了大平 公司。”马鞍山农委副主任姚育东对记者说。

    姚育东对记者介绍说,中信信托董事长蒲坚考察了大平公司,有了合作的意向,“两方各自都要算账,大平公司认为中信信托给的融资成本太高,但是中信信托要稳定的固定收益,最终经过半年时间的谈判,才签订了协议。”

    6月14日,含山县人民政府与中信信托签订协议,含山县陶厂镇、清溪镇、运漕镇3镇9个村共19514.49亩土地将作为信托财产,委托中信信托集中管理,出租给大平公司旗下专事农业生产和管理的全资子公司九道农业。

    “租金和当初签订的流转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信托公司进来之后,年限由此前的30年变为11年。”崇吉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据记者了解,九道农业承租信托土地后,将对农地基础设施进行改善,并将土地划分为500亩左右的经营单元,分租给家庭农场主等新型农业经营 主体。“将500亩土地划归一个单元,招募60个承包商,由60个农场主去种植土地,大平公司提供种子、肥料和技术等,承包商每年支付给大平公司一亩 700元,包括600元租金和100元的种子和废料的费用。”崇吉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其中,中信信托和九道农业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全程金融 服务和生产服务,包括订单获取、种植方案制定、农资采购、农机服务、产品收购、物流服务、结算服务、垫付流动资金等。农民将土地变身为信托产品后,将获得 中信信托派发的信托收益。

    姚育东对记者表示,“租金是支付给政府,由政府支到农民手中,大平公司是第三方的土地承包商和服务商。”

    虽然公开资料显示,中信信托与含山县政府签订了11年土地流转信托,但据记者了解,信托产品的合作只签了2年,每年中信信托募集资金 2000万元扶持大平油脂产业发展,中信信托只支付两年共4000万元,余下的9年则需要看两年的合作情况而定。“双方都有自己的利益计算,得看两年的实 际合作情况,目前中信信托第一笔资金2000万元已经支付。”姚育东对记者说。

    崇吉祥则对记者介绍说,大平公司从中信信托的融资成本是9.5%,2000万元的融资成本就是180万元,“签订的合作是两年,我们也愿意只签两年,不愿意签11年,我们也要看,毕竟融资成本太高。”

    土地确权难题将化解

    在土地流转中,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就是土地确权。在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张建教授看来,土地确权是决定土地信托能否成功运作的关键,“农地 通过信托与金融结合,当然是一种进步,但从法律层面来讲,土地没有确权,也就难以运作土地信托,流转信托项目就存在着很大的风险。”

    据记者了解,目前我国农村还有大量土地未进行确权登记颁证,这也是政府未来的工作重点。根据安徽新土改的阶段性目标,在2015年底前,实 现农村集体所有的建设用地、农用地、未利用地和农村范围内的国有土地确权登记发证全覆盖。到2015年,力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经营面积占承包耕地50%以 上。

    土地未确权在土地流转项目实际推进中造成很多不便。一位参与土地信托研究的律师对记者表示,因为没有土地经营权证,也因为要减少与企业沟通 时的成本,让农民以这种方式确权,他们只能隐身在政府之后,实质等于政府对该项目进行了信用背书。一旦因信托公司经营不善或出现寻租问题导致双方陷入权益 纠纷,农民将无法直接对委托方进行维权,只能找政府。这不利于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

    此外,由于土地未确权,也导致参与流转的企业不能拿土地去银行贷款融资,无论是参与第一单土地流转的安徽帝元公司,还是参与最大土地信托流转的大平公司,都因为土地确权问题而导致银行贷款遭拒。

    “为了解决土地确权问题,我们县政府今年准备发放土地确权证,今年已经开始着手这方面的工作,如果土地确权证发放下来,那么找银行贷款的难 题也就会得到解决。到明年4月,全部确权结束,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了一半,我们也期待尽快确权到位。”含山县宣传部副部长田斌峰对记者说。

    此外,田斌峰还表示,改革的前途就是把农民的确权弄好,以后操作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大平公司参与流转的3万亩土地已经测量完毕,已经具备发放土地确权凭证条件,等全县测量完毕,确权证就会发放到农民手中。”

    崇吉祥对记者说,“我们在流转之后已经确权了,但是就少了确权证,所以不能去银行贷款,现在我们比埇桥区进步的就是,化解了土地确权的难题,这是一个进步。”

    崇吉祥还对记者说,“之所以我们也只愿意和中信信托签订两年,就是因为土地确权之后,我们可以拿土地去银行贷款,毕竟银行的融资成本要比信托的融资成本要低得多,这也是我们期待土地确权的一个主要原因。”

    不过,对于土地确权的问题,姚育东对记者说,确权解决之后也不一定就能解决贷款难题,因为银行也不一定认可和给予贷款,“假如企业拿土地去 银行抵押贷款,也许农民就会质问,凭什么拿我的土地去银行抵押?一旦出现风险怎么办,银行收回土地吗?那么老百姓的利益怎么保障,风险押给了农民身上。但 是有一点,我们先把这个贷款前提条件给解决了,具备这个条件才可以去找银行谈。”

    农民后续保障难题

    除了土地确权难题之外,在土地流转中,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就是农民的后续保障难题。

    记者在含山县采访时,就有村民认为,仅依靠土地租金只能是保持旱涝保收。“吃的米和蔬菜等等一切都需要购买,租金其实只是支付了我们的这笔需求,一旦遇到大病大灾,我们就无法应对。”当地一位陈姓村民对记者说。

    对于农民后续保障难题,姚育东对记者说,“农民不种地了,劳动力自然就从土地上解放出来,租金保障了农民的旱涝保收,农民可以外出打工,一些农民可以在大平公司进行聘用,但是大都是季节工。”

    姚育东也对记者说,“农民的后续保障问题,需要国家出台相关政策,给予农民最低生活保障,目前来看是一个难题,仅仅依靠农业公司解决不了。”

    在崇吉祥看来,流转之后,解放的只是20至50岁的劳动力,50岁的劳动力外出打工本身困难,解放这部分劳动力,他们会进行返聘,“这个规 模有固定签订的和季节工,这个由60个承包大户去雇佣,农场主也需要招聘农民进行工作经营,这在一定程度解决了农民的就业问题,但是这个占比较少,后续的 医疗和社保等等一些问题,仅仅依靠企业和地方政府难以解决。”

    在张建教授看来,土地流转是新型城镇化的一部,如果仅是让农村的土地进行了流转,后续的保障问题得不到很好解决,那么土地流转并不能算成功,他对记者说,“土地流转是扩大了农村的土地的效益,但是农民的后续保障问题也需要跟上步伐。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