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信托新闻 > 正文

  

华宸未来否认湖南信托“通道说” 或将起诉

时间:2014-08-19   来源:中国信托网

昨日 (8月18日),《每日经济新闻》以《华宸未来淮南项目信托违约难兑现 融资方违规用地已停工》为题,报道了华宸未来淮南项目出现兑现危机一事,引起信托业内强烈关注。

对 此,华宸未来昨天发布公告,公布了相关资管计划的结构设计,推翻了湖南信托此前的 “通道说”。另外,公司目前正与相关信托公司积极交涉,就资金用款环节的划款过错责任,协商寻求积极救济方法;如果协商无果,将于9月1日前提起诉讼。此 外,记者还了解到,目前投资者已经形成投诉文件,并上报给了相关主管部门。

双方签署单一信托合同

8月18日,华宸未来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关于“华宸未来-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第六次临时公告——有关投资者电话沟通会会议主要内容的公告。

其 中,关于上述资管计划的成立及交易结构设计华宸未来明确指出,在2013年6月6日,湖南信托与华宸未来签署了《单一资金信托合同》[合同编号: (2013)年湘信字(单一)第(061)号,(以下简称《华宸-湖南信托合同》),约定委托人 (华宸未来)利用受托人(湖南信托)的专业优势,由受托人根据委托人的指令将信托资金用于向指定借款人淮南志高动漫文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名下的淮南志高动 漫文化产业园项目建设发放贷款,受托人以管理、运用或处分信托财产形成的收入作为信托利益的来源,为委托人谋求信托财产的长期稳定增值。

在《华宸-湖南信托合同》签署后,湖南信托于2013年6月6日与融资方及相关方签署了相关 《信托贷款合同》、《抵押合同》、《权利质押合同》、《保证合同》。

投 资者张先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华宸未来昨天的公告证明,一开始华宸未来是与湖南信托合作的,合同也是华宸未来和湖南信托签订的单一合同,这也说明 了湖南信托是管理方,而不是所谓的通道,“华宸未来所说情况,与我们投资者一开始的投资是对应的,我们的投资就是钱通过华宸未来给湖南信托,再由湖南信托 转给项目方。”

湖南信托此前称自己为通道方

华宸未来公告还显示,华宸未来在6月25日开始募集第一期资管计划资金。但是在7月15日,湖南信托提出将华宸未来从直接委托人角色上进行替换,因其不希望单一信托在法律关系上直接与资管计划对接。

经双方商讨后,最终决定将原投资路径及交易结构调整为:由华宸未来资管计划委托国元信托设立单一资金信托计划,再由国元信托作为单一委托人委托湖南信托设立单一资金信托计划。

2013 年7月17日,华宸未来与国元信托签署了 《单一资金信托合同》(合同编号:皖国元单信字2013第99号,以下简称《华宸-国元信托合同》);国元信托与湖南信托签署了《单一资金信托合同》[合 同编号:(2013)年湘信字 (单一)第(061)号,以下简称《国元-湖南信托合同》];湖南信托与淮南志高及浦发银行淮南支行签署了《资金监管协议》。

湖 南信托作为信托贷款的贷款人,与信托贷款的相关交易文件继续沿用了前述的其于2013年6月6日与融资方及相关方签署的相关 《信托贷款合同》及其相关附件《抵押合同》、《权利质押合同》、《保证合同》等;同时在《华宸-国元信托合同》里明确约定:《国元-湖南信托合同》是本合 同的有效组成部分。

张先生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湖南信托此前公告称,自己只是与国元信托签订了单一合同,也是受国元信托委托,并没有直接与华宸未来签订协议,所以其作为通 道方并不承担此次事件的责任。但是华宸未来的公告则推翻了湖南信托的公告,表明此次信托项目湖南信托是管理方,国元信托才是通道,事件的主要责任在湖南信 托。”

尽职调查被指失职

《每 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湖南信托—淮南志高 “志高动漫文化产业园”项目贷款单一资金信托计划尽职调查报告显示,单一信托资金委托人是深圳华宸未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单一信托资金受托人则是湖南省信 托有限责任公司,并没有国元信托的痕迹,而负责尽职调查的则是湖南信托。

在8月15日华宸未来与投资者举行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有投资者提出,既然抵押物价值高达14亿元,为什么不可以把抵押物变现,支付投资者的3亿元资金。对此,华宸未来公告显示,考虑到抵押物处置变现的困难及实际意义,无法将抵押物变现。

“事实情况是该地块(抵押物)按照龙岩地价来计算,最多仅值2.5亿元,湖南信托的尽职调查存在严重失职。”投资者王先生告诉记者。

在上海某投资公司副总经理张薇看来,华宸未来的公告和所提供的材料表明,湖南信托是此次事件的主要责任方。“华宸未来的公告,推翻了湖南信托的公告,从项目管理到资金监管,湖南信托都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华宸未来同样存在未尽职调查和增加通道隐瞒投资者的问题。”

投资者已向主管部门举报

对于增加国元信托通道而未及时发公告,隐瞒投资者的指责,华宸未来公告称,国元信托加入交易结构时,由于首期资管计划募集已临近结束,且整个资管计划的最终投向并没有改变,资金投向的实际操作与资管合同约定仍然保持一致,综上考虑,本公司最终决定不发布公告。

“华宸未来的解释过于牵强。增加了国元信托,就等于变更了合同性质,这是必须要及时公告给投资者的,否则就是隐瞒投资者,存在私自更改合同的问题。”张薇对记者表示。

而 在投资者看来,湖南信托变更与华宸未来的合作,但受益于资管产品的火爆行情,华宸未来当时已经接近把产品卖完,而产品销售合同也是基于华宸未来对双方合作 模式的理解。“如果这时停止合作,华宸未来就要把投资人的投资款退回去,当然不愿意这么做。所以华宸未来想出了一个看似两全的方案:再找一家信托公司做通 道,帮着湖南信托实现与终端投资人的隔离。”张先生对记者表示。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最新了解到的情况,目前投资者已经形成材料,向证监会、深圳证监局、湖南证监局和银监会等相关主管部门举报。记者致电湖南信托了解相关情况,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公司回应。

 

一周热销产品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