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信托新闻 > 正文

  

11信托8个月"输血"镇江融资平台63亿 风险难忽视

时间:2014-08-11   来源:中国信托网

“信托公司分散额度募集为了给资金一个人为的缓冲期,即使临近到期资金出现兑付问题,亦有充足的解决时间。”

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一直以来话题不断。

政府债券、银行贷款之外,融资平台公司更是地方政府负债的主要来源。其融资除了普遍的发行城投债,发行信托产品的规模也颇可观。

其中,信托输血最多的当属江苏镇江。

江苏省政府融资平台债务近年来不断膨胀,其中镇江地区尤甚,数据显示2013年其城投债占财政收入比例超过100%,从负债率及偿债时间分布来看,有较大偿债压力。

如此现状下,信托资金为何仍流向此地?

11家信托融资63亿

据理财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4年以来,已有11家信托公司为镇江地区的5个政府融资平台输血63.3亿元。

这5个政府融资平台包括镇江交投、镇江建设、镇江城投、镇江经发和镇江经开。

而上述11家信托公司中,超过半数都发行了融资主体为镇江交投(镇江交通投资建设发展公司)或其子公司的信托项目。

包 括中信信托“镇江交投应收账款流动化信托(2014)”,中融信托“镇江交投财产权信托”,中航信托“天启626号镇江交投贷款信托”,昆仑信托“财富 53号镇江交投股权投资信托”,方正东亚信托“方兴40号镇江交投合同债权投资信托”,民生信托“恒鑫2号镇江交投财产权信托”,新华信托“华惠132号 镇江文投股权投资信托”,共计融资约40.8亿元。

镇江交投是镇江市人民政府批准建立的承担城市交通城建工程的全民事业制单位,隶属于镇江市交通局。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镇江交投的最大股东亦牵涉信托。

据了解,其原注册资本为51006万元,工商资料显示,2013年7月昆仑信托增资40000万元,信托资金持股43.9%。

今年6月,昆仑信托再次成立集合信托产品对镇江交投进行股权投资,募资1.5亿元,受让镇江经开(镇江新区经济开发总公司)持有的21%股权,对应注册资本3亿元。由此,昆仑信托的信托资金共计持有镇江交投65%的股权。

此外,方正东亚信托另有4只产品融资主体为镇江经开,总计2.26亿元,资金投向镇江新区建设。

中信信托、陆家嘴国际信托分别为镇江经发、镇江建设融资4亿元和3.5亿元。

“其实,去年起初的时候,信托公司对江苏的镇江等地区的政府融资平台项目都有所回避,但是从去年四季度到今年,又逐渐接受这里的项目了。”一位接触过镇江项目的信托公司高层对理财周报记者坦言。

对于接受该地区的项目,多位信托人士均认为,负债率只反映政府债务的一个方面,像镇江本身经济实力雄厚,资金的吞吐量大,周转速度也快,虽然负债率高,但整体看来未来发展仍呈良性。

另外,上述人士还称:“信托的融资成本普遍高于其他融资方式,像一些中部城市或地区就不愿负担偏高的融资成本。信托公司在没有足够回报的情况下,也会主动放弃一些地区的项目。”

银联信分析师则表示,这是供需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地方政府显然乐意借债,无论是用来为新项目融资还是偿还银行不愿展期的贷款,另一方面信托公司也需要为不断涌入的资金寻找投资场所。

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2014年一季度,信托资金投向基础产业的余额约2.74万亿,占比24.78%,基础产业是信托资产最主要的投向之一。

政府的债务

然而,信托资金虽看好,镇江政府融资平台仍有不能忽视的风险。

曾有数据显示,2012年江苏12个地级市,不包括南京,共有6个城市债务率超过100%,其中镇江最高,达到281.73%。

“去年和今年,镇江政府平台融资仍在扩张,没有收缩迹象,由此推测现有债务率不会较此前下降。”一位信托业分析师表示。

另据银联信提供的数据,从偿债率指标看,2014年镇江市融资平台偿债率超过20%,而这一偿债比率将持续到2017年。

在即将延续多年的偿债压力下,政府融资平台的偿债能力并不乐观。

一位华东地区信托公司风控人士判断:“政府融资平台的项目主要是保障房及市政建设和道路修建,几乎都没有稳定的自主经营收入,还款依赖政府。”

数据显示,镇江地区融资平台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为负,融资平台依靠自身经营产生的现金流量能力较弱。同时,最近三年融资平台投资活动现金流量流出大于流入,投资活动的现金净流量亦为负。

“因此,政府收入构成很重要。如果财政收入主要靠税收,是比较健康的,如果主要靠土地收入,地方财政就不太稳定。”上述人士还表示。

实际上,现在政府平台的偿债压力同样不小。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江苏省本外币中长期贷款新增3027亿元,同比多增392亿元。而2013年同期这一数据曾出现大幅增长,同比2012年多增1576.5亿元。

银联信分析师表示,中长期贷款往往涉及到基础设施建设等项目,一定程度上是政府平台类贷款的晴雨表。中长期贷款增长,能反映一定的经济结构问题。

另一方面,土地变现则一直是地方政府偿还债务的主要方式。镇江市国资委官员谭浩俊曾公开指出,绝大多数地方将偿债希望寄托在土地变现上,且在变现过程中,至少有一半被拿来建设新工程。真正能够用于偿债的土地便少得可怜,这致使地方债务越偿越多、风险囤积。

对于风险,信托公司并不否认。

“风 险存在是一定的,公司也会担心地方债务偿还压力,所以对信托项目有风控上的设计。”前述某信托公司风控部人士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除土地抵押、担保外, 一般对于政信项目会一定程度实行额度分散,不追求大规模,分多期募集。对于单次募资规模大的产品实行分阶段还款,降低到期兑付压力。”

实际上,这也是各信托公司普遍的做法。

如中融将“镇江交投财产权信托”的4亿元融资分为八期,每期5000万元,从一期到八期成立的时间跨度达3个月。

方正东亚信托同样将“镇江新区债权投资信托”设计为3只产品,每期6000万元,成立时间前后间隔1个月。

前述分析师表示:“信托公司分散额度募集为了给资金一个人为的缓冲期,即使临近到期资金出现兑付问题,亦有充足的解决时间。”

另有信托公司人士对记者坦言,政府资金链断裂的现象至今没有在中国出现过,根据业内的理解也不会出现,如果信托项目资金有政府承诺还款,就相当于多了一道无形的安全网。

 

一周热销产品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