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信托新闻 > 正文

  

信托内幕人士眼中的“信托资金池”

时间:2018-10-18   来源:

“银行存贷业务是典型的资金池,比信托资金池更难管理。而且信托的流动性风险管理工具已经非常成熟,风险没有外界想的那么厉害。”在杭州市中心一处办公室,某信托公司资金池操盘手李明(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李明的办公室在杭州市中心一处写字楼23层,其团队仅7人,操盘近百亿规模的资金池。采访这天是他难得的闲暇时刻:因为要对接一笔同业的信托受益权,刚从外地“看项目”回来,比预定时间提早抵达。

在外界看来,信托资金池隐秘、强大,似“洪水猛兽”;操盘手隐于幕后,操纵数百亿资金在各类非标、场内资产间腾挪,一旦募资青黄不接,风险便有“火烧连营”的可能。

监管层对此亦有顾虑。在年初的全国银行业监管工作会议上,银监会对信托业提出“回归信托主业,运用净资本管理约束信贷类业务,不开展非标资金池业务”的要求。

但“资金池老兵”李明认为,市场的恐惧源自不了解:银行存贷款就是典型的资金池模式,社会公众天天与之打交道,而信托资金池也可达到相似的安全度。他甚至表示,资金池应成为行业创新方向,与倚重抵押的主流信托产品相比,资金池业务更能体现主动管理能力。

资金池前史

在李明看来,过去媒体对“资金池”风险的渲染,使这称谓略带负面色彩,他更愿意用“信托货币基金”一词,因为国内首只资金池产品就采用了货币基金的结构。

2005年,上国投(即“上海信托”)推出现金丰利产品,与货币基金结构类同,按净值管理、随时可以赎回。不同在于,现金丰利可以买入一定比例的非标资产,这使其收益率超出一般货币基金。

“现金丰利这款资金池产品,至今仍是业内管理难度最高的产品。”李明说,资产端久期拉长,资金端却要随时应对赎回,流动性管理压力较大。据传上国投在2013年“钱荒”期间曾遭大量赎回,艰难过关。

2009 年后,平安信托推出“日聚金”跨市场货币基金,开创了另一模式:募资端分活期、预约两类,前者可以自由赎回,后者有1个月至1年不等的固定期限。资金久期 拉长可降低赎回压力,资产端的配置亦更为自由。此后中融、华宝、华润等信托公司纷纷跟进,此模式遂成资金池的主流。

还有两类业务可纳入“广义资金池”,一是分期产品接续投向一个长期项目,如5年房地产融资项目拆成5个1年期项目;另一类是银行主导的通道型资金池,信托公司没有主动管理权限。

“严格意义的资金池就是上国投和平安的模式,目前存量在3000亿元以内。相比全行业超过10万亿的受托资产,量还很小。”李明说。

这3000亿不到的“池子”并没有明显的行业边界,主要买家来自金融同业,如银行、券商和其他信托公司。同业客户的购买量大额、稳定、久期长,部分为了自身现金管理,部分是对接自己的产品,再销售给个人客户。李明估算,池子约有一半的资金来自同业。

剩余资金来自非金融企业和高净值个人,这类客户逐利动机强,购买金额分散、时点波动大,多在年中和年末资金紧张时大量买入。

李明表示,资金池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未来扩张速度有限。“2011年前后银行间市场利率很高,但理财市场没有同步,4%左右的收益率就能轻松募资,可以做跨市场套利。如今老百姓理财意识提高,加上互联网金融崛起,两个市场已基本同步。”

“水池”的数学问题

跨市场套利机会消失后,信托资金池的盈利只能靠期限错配。由此形成的最大风险是存量资金枯竭、爆发兑付危机。

李明用一道小学数学题来比拟:水池有4个水龙头,两个进水,两个放水;给定水龙头的流量,问池子排空需要多长时间?“对信托资金池而言,进水的龙头一个是募资,一个是投资回款;出水的龙头一个是产品兑付,一个是投资付款。”

一周热销产品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