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信托新闻 > 正文

  

信托登记在即 沪深争夺11万亿流转平台

时间:2018-10-18   来源:中国信托网

《信托登记制度(草案)》尚在银监会的商讨中,抢滩全国性信托转让平台的战斗却已然开启。

上海、深圳等地方金融办都在重新开启“信托受益权转让市场”的推进工作;此外,一些媒体属性的信息机构也有意加入这场争夺。

战火重燃

4月份,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工作推进小组在“2014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重点工作安排”中,在首要的“健全金融市场体系,拓展市场服务功能”中,就指出要推进组建公司制的全国性信托登记服务机构。

“上海金融办主任郑杨多次过问,就信托交易平台的推动事宜,今年已经汇报过两次了。”一位接近平台推进工作的人士表示。

上海之外,深圳也在蠢蠢欲动。今年伊始,深圳市政府就以“一号文”的形式下发了关于深圳市金融改革的纲领性文件,文件中对信托业提出了多项发展规划,指出要“探索建立信托受益权转让市场”。

除了各地金融办外,更多的主体也开始投身于这场争夺战中。

近日,一家名为“新华汇金金融资产受益权交易平台”正式上线,并自称“全国首家信托产品转让平台”。在这家网站上,赫然显示“中国信托转让第一平台”。该网站上线的产品,除了信托,还有一些非公司上市股权、券商资管、基金专户产品、私募债权、金融理财产品等。

据了解,这家网站的运营公司新华社旗下新华汇金(北京)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华汇金”),是新华社旗下的新华(大庆)国际石油资讯中心有限公司成立的国有控股公司,与新华产权交易所合作建立。2011年,新华社通过与黑龙江国资合资成立大庆石油资讯中心,拿到资产类交易牌照。

新华汇金的负责人侯柄骋宣称,目前将专注于信托的销售、转让和即将推出的质押回购业务,将采取全线上的网络交易方式,长远的目标是做成“面向全国市场的金融资产受益权交易平台”。他透露,交易双方并不限于个体,未来金融机构企业间的资产转让也是业务重点。

出于风控的考虑,该平台宣称对信托公司的准入门槛设定较高,目前仅有2~3家国企背景的大型信托公司对接。同时,他们也正在与资产管理公司(AMC)沟通,希望对方能够负责上线受益权产品审查、风险控制,并进行兜底。

同时,经济观察报了解到,另有多家媒体性质的咨询平台,也有意开展类似业务。

一位信托公司负责人透露,去年至今,自己接到类似的合作邀约就有3、4拨。“来谈合作的有媒体、有第三方理财机构,甚至还有一些互联网金融公司。”据其介绍,之前一旦有客户提出提前转让的需求时,信托公司一般都会内部处理。比如,介绍给一些老客户,询问是否有接手的意愿。

在信托公司推动直销,频频触网的潮流中,一些信托公司也陆续推出了统一的受益权转让平台,比如华宝信托的“流通宝”、中信信托“信惠财富”等。但这些平台的内容仅限本公司产品,受众也比较单一。

目前,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上海信托登记中心在内的第三方信托产品转让平台已然存在。但从实际交易内容上看,还存在区域性、项目少,交易慢的问题。

当下“跨区域、全国性”的信托交易平台突然走热,上述信托公司负责人推测,与银监会即将推出的“信托登记制度”的风声有关。市场普遍预期,一旦登记制度建立,11万亿规模的信托资产便得以盘活,信托受益权转让市场潜在商机更不容小觑。

破题仍难

实际上,早在3年前,信托受益权转让市场就几欲破题。不过后来,由于信托登记制度推出搁浅,以及涉及交叉监管冲突等问题,推进工作一度停滞。

一位信托公司的法务主管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全国性信托转让平台迟迟未能建成,主要原因还是登记制度的缺失。“因为受托资产不同,一些要求登记即可,有些则须实际过户。”其中,对于房地产信托的转让手续就因牵扯到国土资源部、住建部门的审批。

今年2、3月份,银监会启动了信托产品登记系统的调研工作。多位信托公司管理人员都表示,他们不仅收到了银监会发放的调查问卷,还被多次召集征求对信托产品登记系统建设方案的意见。

随着登记制度出台的预期增加,被搁置多年的议题也再次被各地列为工作重点。但是,以前的难题大多仍然横在路上。

在一份2011年上海金融办《关于组建全国性信托登记服务机构的建议方案》的情况汇报中发现,“探索建设全国性的信托登记服务体系和信托受益权转让市场”一度被定义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重点项目。

据称,银监会2011年起草的《信托公司信托登记试行办法(送审稿)》中也对该机构的性质和职能做出了明确规定。

方案建议,这一登记机构将以“上海信托登记中心有限公司”的形式运营,由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和上海陆家嘴金融发展有限公司按照6:4的比例出资采用新设方式组建。该机构定位为经银监会批准成立并颁发《金融许可证》,负责信托财产登记的全国性非银行金融机构。

据一位当年参与平台申报的人士透露,《送审稿》在向相关的十几个部委征求意见后,最后卡在了国务院审批的环节。登记是转让的必要条件。登记制度的搁浅,让多地的转让平台的推进工作一同陷入泥沼。

困难不止于此。当时,上海金融办有意将已有的信托登记中心(2006年建立)的功能从登记扩大到交易层面,所以希望引进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公司入股。但是,人民银行对此却持有不同意见,原因是,全国性的金融交易平台必须由央行监管。

不过,一位信托公司的策略分析师则认为,与3年前相比,信托业的情势已经大不相同。目前,信托防风险已经成为整个金融行业的重要课题,自上而下的关注度都大为提高。监管上的问题将更容易解决,相反他认为受制于信托受益权本身的私募特性,如何大规模公开转让本身就是难题。

“与股票交易不同,信托很难做成标准化产品,而且因为其私募性质,信托转让必须一事一议,交易对手大多也是一对一。所以即便是登记办法做出来,这个市场能不能发展得很红火,也不一定。”

看好转让平台发展的观点则认为,全国性信托登记平台的组建,对整个行业来说是重大利好。这将帮助投资周期动辄1~3年的信托产品增加一条随时变现的渠道,解决信托产品"流动性"短板问题。

 

一周热销产品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