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信托新闻 > 详情

财政部和税务局关于财税[2016]140号文件部分条款的政策解读

为进一步完善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相关政策,2016年12月25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印发了《关于明确金融 房地产开发 教育辅助服务等增值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16〕140号),现就有关内容解读如下:

一、关于第三条中金融机构“发放贷款”业务范围的解读

《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过渡政策的规定》(财税〔2016〕36号文件印发)中明确,“金融企业发放贷款后,自结息日起90天内发生的应收未收利息按现行规定缴纳增值税,自结息日起90天后发生的应收未收利息暂不缴纳增值税,待实际收到利息时按规定缴纳增值税”。财税〔2016〕140号文件第三条中,将逾期90天应收未收利息暂不征税政策,扩大到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所有金融机构。以上两条政策中的“发放贷款”业务,是指纳税人提供的贷款服务,具体按《销售服务、无形资产、不动产注释》(财税〔2016〕36号文件印发)中“贷款服务”税目注释的范围掌握。

二、关于第四条“资管产品运营过程中发生的增值税应税行为,以资管产品管理人为增值税纳税人”的解读

本条政策主要界定了运营资管产品的纳税主体,明确了资管产品运营过程中发生的增值税应税行为,应以资管产品管理人为纳税主体,并照章缴纳增值税。

资管产品,是资产管理类产品的简称,比较常见的包括基金公司发行的基金产品、信托公司的信托计划、银行提供的投资理财产品等。简单说,资产管理的实质就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各类资管产品中,受投资人委托管理资管产品的基金公司、信托公司、银行等就是资管产品的管理人。

原营业税税制下,对资管类产品如何缴纳营业税问题,《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信贷资产证券化有关税收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06]5号)已有明确规定。增值税和营业税一样,均是针对应税行为征收的间接税,营改增后,资管产品的征税机制并未发生变化。具体到资管产品管理人,其在以自己名义运营资管产品资产的过程中,可能发生多种增值税应税行为。例如,因管理资管产品而固定收取的管理费(服务费),应按照“直接收费金融服务”缴纳增值税;运用资管产品资产发放贷款取得利息收入,应按照“贷款服务”缴纳增值税;运用资管产品资产进行投资等,则应根据取得收益的性质,判断其是否发生增值税应税行为,并应按现行规定缴纳增值税。

三、关于第九条“提供餐饮服务的纳税人销售的外卖食品,按照‘餐饮服务’缴纳增值税”的解读

本条政策明确,餐饮企业销售的外卖食品,与堂食适用同样的增值税政策,统一按照提供餐饮服务缴纳增值税。以上“外卖食品”,仅指该餐饮企业参与了生产、加工过程的食品。对于餐饮企业将外购的酒水、农产品等货物,未进行后续加工而直接与外卖食品一同销售的,应根据该货物的适用税率,按照兼营的有关规定计算缴纳增值税。

记者采访多位行业内专业人士,就市场上争议较大的几个问题进行了沟通,主要观点如下: 

  问:资管产品运营过程中发生的增值税应税行为,谁为纳税人? 

答:以资管产品管理人为增值税纳税人。 

此前,围绕资管产品在运营过程中的纳税主体认定,一直缺乏清晰的指引。相关的纳税责任应由资管产品的管理人(如基金管理人、信托公司等),还是由投资者来履行并无明确规则,从而造成实务中的困扰。140 号文的规定在一定程度上明确了管理人的纳税责任,这将会给管理人的增值税合规义务带来显著影响。实践中,同一管理人可能管理着多个资管产品,未来管理人除了继续应监管要求对不同的资管产品单独记账、单独核算并编制财务报告以外,还需要管理每只产品的增值税事项(例如判定各产品收益是否属于增值税应税收入等),这对管理人而言颇具挑战。 

  问:所有的资管产品投资收益均需征收增值税吗?

  答:140 号文中规定了“保本收益、报酬、资金占用费、补偿金”,是指合同中明确承诺到期本金可全部收回的投资收益。金融商品持有期间(含到期)取得的非保本的上述收益,不属于利息或利息性质的收入,不征收增值税。并且规定了纳税人购入基金、信托、理财产品等各类资产管理产品持有至到期,不属于 36 号文所称的金融商品转让。 

翻译过来就是,非保本理财产品收益不收增值税,也就是说基金产品分红收益、资管产品分红、信托计划分红等, 不缴增值税,持有至到期收回本金和非保本浮动收益,也不缴增值税。 

问:那么保本理财产品的收益是否征收增值税呢? 

 

  答:按照文件,保本+浮动收益的资管产品,由于承诺到期本金可全部收回,因而获得的分红收益属于“保本收益、报酬”,需要按“贷款”税目缴纳增值税,即保本型资管产品,需要缴纳利息收入的增值税。 

兴业证券(601377,股吧)固收研究部罗婷认为,受这一条规则影响较大的是银行保本理财,虽然占比在持续回落,但承诺保本的银行理财规模仍有 6.1 万亿,占比 23%左右。如果按照 6%的名义增值税,6.3%的实际税率计算(具体计算方式参见兴业证券 12.20 的报告《债券信贷比较关系探讨》),新增税收影响在 3800 亿左右。其他的资管产品,由于原本在保本承诺这一块就受到较为严格的监管限制,影响相对较小。比如之前基金业协会发布的“八条底线”中,明确规定“禁止资产管理计划以任何方式向投资者承诺本金不受损失或者承诺最低收益,明确资产管理计划名称中不得出现"保本"字样。” 

但有券商认为,保本是指合同中明确承诺到期本金可全部收回,那这种行为按贷款服务缴纳增值税,如果合同中没有明确承诺到期本金可全部收回,则这种金融商品持有期间的取得的收益属于非保本收益,这个就不缴纳增值税。合同中明确有“承诺到期本金可全部收回”的这个才算保本,那现在大部分理财产品的持有收益应该都不存在缴纳增值税的问题了。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会计处理是否会对利息性质的判断产生影响仍有待观察。实务操作中,一些非保本金融商品在持有期间取得的收益仍可能以利息收入的形式进行会计核算,该处理是否会影响其增值税待遇,实践中可能存在不同的意见。与之类似,36 号文曾规定,“以货币资金投资收取的固定利润或者保底利润,按照贷款服务缴纳增值税”;实践中如果货币资金的投资收益按浮动利率计算,或体现为非保底利润,且在财务上仍以利息收入的形式核算,其增值税处理可能面临同样的问题。 

  问:由于新规执行将采用追溯形式自今年 5 月 1 日执行,对于一些短期银行理财等资管产品而言,资管机构是否需用自有资金补缴期间产生的增值税?

  答:根据上述问答,非保本理财产品收益不收增值税,而保本类的收益是否缴纳或补缴,行业内仍存争议,还需等政策后续明朗细化后再做判断。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