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信托新闻 > 详情

买了泽熙基金怎么办?泽熙持有人怎么办?

买了泽熙基金怎么办?泽熙持有人怎么办?近日,因”私募一哥”徐翔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与之相关的泽熙产品及其后续进展备受关注。

据悉,泽熙旗下产品涉及二级市场权益类产品和一级市场定增类产品,华润信托目前仍有3款存续产品涉及泽熙,山东信托有2款存续产品由泽熙为投顾。

买了泽熙基金怎么办针对产品后续处理问题,华润信托有关人士称,账户尚未冻结,客户仍可以赎回,但不会再有新的交易,后续处理仍有待时日,最终结果可能就是清算。也就是说如果客户觉得不安全,可以赎回资金。资本市场知名维权律师宋一欣告诉北京晨报记者,目前投资人只能等待。如果最终监管层认定有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的行为,客户可以起诉泽熙投资进行维权。山东信托对 《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公司已注意到该事件,并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公司未收到泽熙方面的告知函,产品在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和合同约定执行。”

泽熙增煦,华润信托仅为受托人

近日,“私募一哥”徐翔因涉嫌内幕交易、操纵股价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一时间与之相关的泽熙产品也备受关注。

据悉,泽熙旗下产品涉及二级市场权益类产品和一级市场定增类产品,其中泽熙1期至泽熙5期投向股市,泽熙1期、泽熙4期、泽熙5期受托人为华润信托,泽熙2期、泽熙3期受托人则为山东信托。

通 过华润信托官方网站可查询到,目前仍在运作当中的合作产品有“华润信托·泽熙1期单一资金信托”、“华润信托·福麟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别称‘泽熙5 期’)”和“华润信托·泽熙4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泽熙1期单一资金信托成立于2013年2月份,截至今年9月24日,单位净值4.25元,累计净值 7.59元,累计增长率281.53%。泽熙4期和泽熙5期均成立于2010年7月份,截至10月30日,单位净值分别为265.62元和237.81 元,累计增长率分别为366.12%和342.7%。

针对各界关注的产品后续处理问题,华润信托方称,账户尚未冻结,客户仍可以赎回,但不会再有新的交易,后续处理仍有待时日,最终结果可能就是清算。

对于坊间传闻徐翔旗下投资平台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最大股东为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出资比例高达94%。华润信托对《证券日报》记者解释称,出资方实则为华润发行的某款信托计划,公司并未以自有资金形式介入,仅为受托人。

除了泽熙1期、4期、5期以外,山东信托受托的泽熙2期、泽熙3期表现也相当令人惊叹,根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泽熙2期和3期收益率分别为160.34%和376.73%,成立以来的累计收益率高达800.21%和3997.11%。

山东信托的回答相对谨慎,其有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公司已注意到该事件,并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公司未收到泽熙方面的告知函,产品在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和合同约定执行。”

据悉,阳光私募类信托合同颇为标准化,一般均约定,信托产品委托人代表的实际控制人、股东、高级管理人员及主要业务人员发生重大变化,可能导致其研究水平下降的而未征得受托人同意时,受托人有权向所有受益人公告,并终止信托计划。

不过,具体清算规则仍要遵循具体信托合同中的规定。

事件发生以后,部分机构也迫于外界谣言压力,对与泽熙投资的关系进行说明或澄清。重庆信托11月3日在官网公告称,重庆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对2013年至今的所有存续业务进行了彻底排查,没有任何一个项目与泽熙有关联,近三年与泽熙也没有任何业务往来及其他合作。

秉承谨慎原则,主动压缩证券投资类业务

作为阳光私募的培育载体,证券投资类信托经历了颇多辉煌的时期,充分的发挥了自身的创造性。但由于后来监管的限制,一直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随着基金子公司、券商资管管制放松,全面介入资本市场导致了竞争压力加剧,证券类信托在阳光私募中的竞争力日趋下降。

一直位居信托业阳光私募业务前列的华润信托也表示,由于市场风险太大,秉承谨慎以及为投资者谋利的原则,公司近年来,特别是今年以来,证券投资类业务有主动压缩的趋势,像泽熙系列的产品也是早年发行的存续产品。

“公司和泽熙的合作关系较为久远。理论上100万元起投信托产品,但像泽熙系列的产品很多情况下资金是泽熙那边已经找好了的,只走一下信托的形式。包括我们自己公司内部的员工想买泽熙的产品也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华润信托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泽 熙实际控制人被采取强制措施,使相关信托公司的证券投资信托面临新的考验。虽然涉事信托公司均表示,对这一突发事件,将按照信托合同的约定设定处置措施, 然而对于泽熙涉嫌违规操作,而使信托受益人可能获取的收益或浮盈如何处置,重仓股票急跌引起的受益人利益损失如何弥补等问题如何解决,却引起了很大争议, 类似事件在国内并无前例可循。

上述信托产品后续处置进展,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泽 熙实际控制人被施与强制措施只是证券投资类信托遭遇的新烦恼之一。此前,多家信托机构就伞形信托配资的清理整顿与券商交锋,以致多个证券投资信托账户被迫 提前清盘。如云南信托就于10月中旬收到合作证券经纪服务商中金公司的通知,于10月23日对双方合作设立的“中金·云南信托私募工厂系列产品”进行了清 理,设立新模式替换原有的信托外部信息系统接入模式,涉及产品百余只。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