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信托新闻 > 详情

中国证券类信托繁华落尽是深秋 末路转型考验从业者

路透北京11月3日 - 在天气转凉的深秋时节,上海一家信托公司高管孙总仍要频繁奔波于银行和企业之间,寻找一些新业务。他负责的资本市场业务今年经历与股市同步的荣枯转换之后,又因监管层叫停伞形信托的一纸禁令,陷入无米下炊的窘境。

孙总遇到的证券类信托业务危机,正是不少在上半年牛市中猛打猛冲的信托公司所面临的共性问题。面对传统通道业务日渐萎靡的困境,信托业加快创新转型的巨痛期已经来临。

“处境很尴尬,股灾中忙于砍仓清产品,现在是新产品新业务不敢做,都很谨慎,很多业务都还不知道是不是合规,索性就先暂停。”他称,“以后信托证券类产品能够再做什么东西,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券商能让信托公司做什么,有些券商在被证监会查完之后,在等会里出无异议函。”

中国证监会对违规场外配资账户的整顿工作已基本完成,10月的中国股市已鲜见此前的暴涨暴跌巨震行情。伞形信托被清理退场后,证券类信托规模随之大幅缩水。

虽然单一结构化产品幸免于此轮清理,也因不适应券商主经纪商PB交易系统,或因合作券商尚未开发PB业务而停滞。券商PB业务,即指面向对冲基金等高端机构客户提供的一站式综合金融服务。

一家大型信托公司证券投资部门人士称,“10月我手头上就八个项目提前清兑,规模数十亿,确实蛮难的,对个人来说也很痛苦,没赶上钢贸没赶上房地产信托的好时候,以为赶上了证券类信托,结果又挂了。”

用益信托在线统计数据显示,9月集合型证券类信托产品共计成立26款,募集资金28.04亿元,环比8月分别下降57.38%和10.71%。而10月成立的集合型证券类信托产品共计11款,募集资金仅6.58亿元,环比进一步大幅萎缩。

而监管协调的缺陷又为新资金打“擦边球”入市提供便利。在股市逐渐企稳后,部分结构化信托开始借道一对一公募基金专户入市。不过在部分信托人士看来,证券类信托做监管套利产品犹如饮鸩止渴。

有信托公司相关人士透露,因公募基金在券商有专门交易席位,不需要在券商走新产品准入,“只要想发就直接走席位经纪通道,这种方式来变相做,不过,这个其实也是明显打擦边球,基金公司做这个业务也比较低调,而且要求规模比较大”。

“以前是利用homes分成虚拟账户,现在有些是找真实的个人账户去做,有这样干的,但很隐蔽。”另一位信托人士称。

中国证监会8月底发文要求券商清理违法违规配资账户的整顿工作原则上在9月30日前完成,个别存量较大的公司不得晚于10月底前完成。其中,包括优先级委托人享受固定收益、劣后级委托人以投资顾问等形式直接执行投资指令的股票市场场外配资等都在清理范围。

**资产荒挤压传统通道业务**

在经历股市大起大落之后,在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下,信托业亦面临资产配置荒的问题。一边是固定收益类信托的火爆,另一边是传统高收益的通道类业务越来越少。

“银行理财收益下降,P2P公司跑路风险大,相对来说我们的固收类产品更吸引储户,全来我们这儿认购,不要太火爆,但一般散户根本也根本抢不到。”前述大型信托公司人士表示。

她并谈到,“三个项目在过会,主做政府信用类。年末了条框特别多,一旦有符合你条件的项目,银行就直接来接了。不是项目没有了,给散户可以购买的集合类信托没有了。”

一家国有大行资管部人士亦表示,“原来做配资的资金,现在都在为明年找项目做出路,明年配资量肯定减少,几千亿资金怎么出路呢?可好的项目也越来越少。”

路透获悉,某大型信托公司近期内部发文明确规定,后缀为投资管理公司、投资咨询公司、财富管理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四种类型的资金目前禁止认购固收类的信托计划与基金,因此类机构资金无法满足资金的来源监管并且无法满足银监会的反洗钱管理办法的监管。

“这类公司大多募集投资者的钱来买,吃利差,不安全,就像之前有基金在某一个时段停止大额申购赎回,所以要防范类似的风险。”该大型信托公司人士称。

尽管固收类信托产品成了香饽饽,但利率水平整体处于下行通道,固收类信托的收益率也开始明显下降,且供给端优质的项目量也在下降。

据格上理财的报告,信托收益率水平去年普遍在10%以上,今年平均水平已经跌到8.5%左右,未来整个市场对收益率仍持有下降的预期。

同时,房地产行业的不景气,信托公司对房地产项目的审核更加谨慎,今年以来发行量一直不高。作为主导力量的基础产业类信托项目,存量已有限,而且优质基础产业类项目因获得国家大力支持,会选择成本更低的融资渠道。

有信托人士这样介绍该业务当前的困境:“三四线城市的政信项目也都在挖,指标任务还是有的,以前是人家求你,现在是你求着人家,讨价还价。以后平台通道类只会越来越少,更难做,最近公司都在讨论转型。”

以证券类信托为例,前述信托公司高管孙总表示,当资本市场业务从最基础的通道类向并购等主动管理升级,信托由于刚性兑付的限制,无法与券商、基金子公司竞争,只能停留在通道类业务中厮杀,“结果这轮股灾出大事,直接给停了,但它也有新出路,就是信托公司成立专门投研团队,亲自上阵搏杀”。

“以后就自己要直接去跟投资标的做调研,跟上市公司、业内投顾聊,拿公司的固有资金,有好的标的去参与定增,有些信托公司已经这么做了,所以也可以看到信托公司最近一两年的增资潮,有更多的自有资金去布局转型。”

“投向二级市场,一级定增市场,一开始肯定还是信托固有资金去做为主,以后发产品,为外部资金打理,肯定是终极目标。”他并表示,“创新业务如PPP、跨境业务,虽然短期看利润空间不大,但已开始尝试去做,不转就被灭。”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68家信托公司,有31家信托公司备案成为私募基金管理人。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