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信托新闻 > 正文

  

围剿配资进入倒计时 券商信托反目成仇

时间:2015-09-17   来源:华夏时报

证信合作一直是资本市场一块重要的资管业务,而近期因监管层对配资账户的大力清洗,券商、信托这对曾经携手而行的兄弟也开启了一轮反目大戏。

围剿配资进入倒计时 券商信托反目成仇

根据监管层的意见,存量配资的清理整顿工作要求券商在9月底前完成,个别存量配资规模特别大的几家券商最迟需要在10月底前完成。伞形信托就是其中重点清理对象之一,不少证券公司纷纷向信托公司等机构发出清理告知函。

9月15日,云南国际信托发出公告称,公司陆续接到部分证券经纪服务商限时清理存续信托产品的通知,但表明公司不存在第三方系统接入,使用违规分仓交易系统,违规设立分账户、子账户和虚拟账户的问题。

此前中融信托、厦门国际信托、北方信托也纷纷与各自的证券公司进行了博弈。

信托躺枪

云南信托发出的《释明函》提出,其所采用的是“恒生基金投资管理O3.2系统”与“云恒投资管理系统”,均属于《证券公司外部接入信息系统评估认证规范》被禁止的排除行为,此外,委托人并未在该系统中具有投资指令下达权限,其仅具有投资建议权,因此并不属于违规分仓交易行为。

云南信托并不是第一家对券商限时清理配资提出异议的信托。

此前,北方国际信托也向某证券发出回复函称,公司使用的系统是恒生资产管理综合业务平台V3.0系统,在证监会下发《关于加强证券公司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的通知》后,该系统已经通过多家券商的认证,并称上述系统通过数据交互,同时对接公司的TCMP、TA、估值、清算等多个系统,公司现有管理及风控制度都是基于此一整套系统设计运行的,如果停止该系统的运行将会对公司现有业务产生重大影响,有可能导致大量合法合规设立的信托产品提前终止,并因此引起法律纠纷。

“云南信托的伞形规模在业内算是比较大的,如果一刀切,影响比较大。”广州一家信托公司的项目经理认为。

此前由中金公司主导的某伞形信托介绍电话会议纪要中,一位信托公司伞形信托业务负责人估算,从存量规模上来讲,业务开展有一定年头的公司的存量在100亿元以上,最大一家伞形的存量规模超过300亿元,从全行业来看,保守估计伞形信托市场存量规模不低于1500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根据IFIND数据统计,截至2015年9月份,云南信托仍在存续期的结构化证券类产品数量超过500只,规模参考值在241亿元左右。

而在中融信托发给券商的回复函中则记录,中融信托接入华泰证券的存续信托计划38个,规模133亿元,涉及投资者758名,其中自然人691人,机构67家。

华泰证券分析师沈娟认为,当前券商正积极和信托公司沟通处理尚未清理账户,账户的清理因类别不同,会采用灵活方式处理。最大头资金已经清理,较小资金清理的影响给大家带来的更多的是心理恐慌,对市场冲击有限。

下一个是谁?

记者手中的由证监会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主办的第9期《机构监管动态》专刊内容显示,伞形信托下的实名子账户、伞形信托改为单一结构化信托、伞形信托认为自己是合法备案不同意清理、单一结构化信托产品将下单权交给外部投资顾问等4种现象,均因涉嫌违反账户实名制规定而成为潜在被清理对象。

“无论信托公司、一般机构、自然人开展证券投资均应当遵守证券账户实名制规定;违反《证券法》、《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关于证券账户实名制,未经许可从事证券业务的,应当予以清理整顿。”证监会机构部在上述专刊中表示,“根据《证券法》、《证券、期货投资咨询管理暂行条例》关于证券投资咨询的监管规定和银监会《信托公司证券投资信托业务操作指引》第二十一条的管理,均禁止投资顾问拥有下单权;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合同无效,个别客户要求证券公司承担违约责任,缺乏合法依据。”

证监会机构部要求证券公司严格落实证券账户实名制要求,不得通过外部接入信息系统(含网上证券交易接口)为任何机构或个人开展违法证券业务活动提供便利。

而对于停牌股票、伞形信托和单一结构化信托等共用一个系统等情况,证监会则表示证券公司可通过技术风控措施限制新增资金或买入其他股票,对于共用同一个系统的,则要求证券公司通过技术风控措施予以标识和控制,限制应予清理的信托(资管)产品。

市场人士非常担忧,租借单一结构化信托账户的私募基金是否也面临被清理整顿的风险?

记者咨询的华南多家券商,均表示阳光私募暂不在清理整顿之列。

“据我所了解,阳光私募作为投资顾问,并没有下单,只是提出投资建议,信托公司采纳后,系统自动下单的。”前述广州某信托公司项目经理向记者解释,“并且阳光私募是实名制的。”

与此同时,云南信托以其产品“汇通-汇赢通”产品举例,表示其汇通端是集合资金信托,而每一个汇赢通产品有且只有一个对应的证券账户,而该证券类信托产品均以该公司名义开立证券账户,同时账户操作权限并未外移,也不存在旗下虚设子账户、分账户等违规行为。

但有券商人士认为,部分信托所采取集合信托嵌套单一结构化信托的模式,在此次清整中仍属于规范对象。
 

一周热销产品 more